自選商戶pos機,魏建國:不同意明年中國經濟“破6”之說

  自選商戶pos機,魏建國:不同意明年中國經濟“破6”之說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  2019T-EDGE全球創新大會進入第二天議程,在當天上午的T-EDGE中日國際合作産業論壇上,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表示,他不太同意一些專家學者所說的明年中國的經濟比較疲軟,甚至破6,他認爲中國經濟明年企穩並向好

  自選商戶pos機,魏建國:不同意明年中國經濟“破6”之說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

  2019T-EDGE全球創新大會進入第二天議程,在當天上午的T-EDGE中日國際合作産業論壇上,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表示,他不太同意一些專家學者所說的明年中國的經濟比較疲軟,甚至破6,他認爲中國經濟明年企穩並向好。

  “我個人認爲明年經濟整體向好,可以呈現出上半年比較平穩,後半年向上的趨勢。理由是我們所有的政策的疊加效應將會在明年下半年出現,包括我們對內的供給側改革、更加高水平的全方位對外開放、知識産權保護、創新,以及我們要打造全球最佳的營商環境等等。這些政策疊加效應將會在明年下半年體現,所以我認爲明年整體的經濟會很好。”

  目前中日雙方都在進行經濟改革,魏建國認爲明年中國將迎來新一輪的中日經貿合作新高潮,他給出了三個理由:

  一、中日韓自貿區的談判將會加速,RCP整體的推進標志著未來的亞洲時代到來,也就是說,未來全球的經濟將會從西方向東方。這個時間不會太長,未來的5到10年,整個全球的,包括服務貿易、創新、整個全球經濟的引進都會引到亞洲。

  二、日本的經濟改革在中日韓自貿協定簽訂以後會有一個飛躍的發展,IMF所講的明年日本經濟GDP的增長不會是它所預計的1%,我個人認爲可能明年經濟調整好的線%。而中國,明年經濟整體向好,可以呈現出上半年比較平穩,後半年向上的趨勢。

  三、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日本是第三大經濟體,老二老三聯合起來,將會占全球整個GDP的40%以上。在中日韓自貿區的情況下,中日互補性會有更大發展。日本資源缺乏,市場比較小,中國最大的優勢是具有4億中産階級日益增長對美好生活需要的內在市場。

  而在整個合作中,最重要的是哪一方面?魏建國認爲,不是資金,也不是區域,也不是地理位置,也不是人才,最大的優勢在于我們的理念。

  “理念的超前是絕對的超前,我跟馬雲、馬化騰,跟比爾蓋茨、Facebook的紮克伯格說過,世界上多數人看見以後才相信,自選商戶pos機只有少數人雖然這個事情沒有出現,就已經看到了事情。世界上多數人按照現有的遊戲規則辦事,只有少數人,雖然有了遊戲規則,但是仍然苦苦追求,孜孜不倦追求新的遊戲規則,創造新的方法。”

  以下是魏建國在

  2019 钛媒體 T-EDGE全球創新大會

  上的演講實錄,經钛媒體編輯:

  各位早上好,我是魏建國,我是商務部原部長,我也是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的副理事長,我非常榮幸在這裏參加非常重要的中日合作産業論壇,我想用20分鍾時間講一個觀點,明年中國將迎來新一輪的中日經貿合作新高潮。

  理由是三點,第一,大家都知道明年年初習主席要訪問日本,在這個情況下面中日韓自貿區的談判將會加速,我不太同意一些專家學者說的當前RCP有印度可能出現15+1,日本可能不會加入。RCP整體的推進標志著未來的亞洲時代到來,也就是說,未來全球的經濟將會從西方向東方。

  有人問你講的亞洲時代以及整個的中心,你到亞洲需要多長時間,我說不會太長,未來的5到10年,整個全球的,包括服務貿易、創新、整個全球經濟的引進都會引到亞洲。中日韓的自貿協定,中日韓的FTN將會很快簽訂落實。

  第二,中日雙方目前都在進行經濟改革,尤其是結構性的調整。大家都知道,日本的整個改革走過了一漫長的道路,尤其是經濟改革開放20年,中國加強供給側改革,日本的經濟改革在中日韓自貿協定簽訂以後有一個飛躍的發展,我想IMF所講的明年日本經濟GDP的增長不會是它所預計的1%,我個人認爲可能明年經濟調整好的線%。

  而中國,我也不太同意一些專家學者所說的,明年的經濟比較疲軟甚至破6,我個人認爲明年經濟整體向好,可以呈現出上半年比較平穩,後半年向上的趨勢。理由是我們所有的政策的疊加效應將會在明年下半年出現,包括我們對內的供給側改革、更加高水平的全方位的對外開放、知識産權保護、創新,以及我們要打造全球最佳的營商環境等等。這些政策疊加效應將會在明年下半年體現。所以我認爲明年整體的經濟會很好。

  第三,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自選商戶pos機日本是第三大經濟體,俗話得好,老二老三聯合起來,將會占全球整個GDP的40%以上。而且,在中日韓自貿區的情況下,中日互補性會更加發展。大家知道日本資源缺乏,市場比較小,中國最大的優勢是具有4億中産階級日益增長對美好生活需要的內在市場。

  我參加進博會的兩次開幕式,也參加“一帶一路”兩屆整個的國際合作論壇開幕式,仔細聆聽了習主席的講話,我們在進口博覽會上呈現的景象,你們沒有到進口博覽會去,那些所有的,包括美洲、拉美的都在推銷自己的商品,比如非洲有一個坦桑尼亞,比如西班牙的火腿,拉美的水産品、海産品,這些是食用品,我們看到空客、播音,看到日本應對氣侯變化的新能源,看到了智能制造,看到了5G。所有這些都使我想起,未來的中國市場日本靠近我們最近的,它如果不搶先一步,近水樓台先得月,那是一個最大的後悔,也是一個曆史上的重大失誤。我認爲明年開始,中日將迎來經貿合作的又一輪新高潮。

  我要闡明一個觀點。在整個合作的過程中,我們以哪一個方面爲主。我個人認爲,今天這個論壇很好,那就是緊緊抓住了實體經濟,抓住了我們整體的經濟發展的創新的工業園。剛才楊秘書長和王區長講了有關的優勢,我個人覺得雖然我是一個外地人,但是到北京來也快60多年了。我認爲,最大的優勢跟其它幾個産業園比較,應該說兩個字,不是資金,也不是區域,也不是地理位置,也不是人才,哪兩個字呢?我想最大的優勢在于我們的理念。在這一點上面,如果大家同意我的意見,請你們鼓掌。

  理念的超前是絕對的超前,我跟馬雲、馬化騰,跟比爾蓋茨、Facebook的紮克伯格說過,世界上多數人看見以後才相信,只有少數人雖然這個事情沒有出現,但是有堅強的信念,爲了付出努力已經看到了事情,世界上多少人按照現有的遊戲規則辦事,只有少數人,雖然有了遊戲規則,但是仍然苦苦追求,孜孜不倦追求新的遊戲規則,創造新的方法。美國出現了比爾蓋茨、Facebook,中國出現了馬雲、馬化騰。我講這些是希望所有在座的台下的同志都能成爲世界上的少數人。

  大興作爲中日合作要有哪幾個發展的目標和標准呢?我想提三個建議。

  第一,要像上海打造靈感芯片一樣,制作出兩個階段的目標,一是2025年,二是2035年。我很高興有中關村的高新科技園作爲這次中日的創新工業園建立的指導單位和組織單位。我在當個場合說過中國的獨角獸一半在中關村,中國整體的發展,北京要有新的科技的高潮和新的科技隊伍、基地。

  中關村,限于土地和範圍,有可能往亦莊、大興這一塊,亦莊可能裝不下,大興是一個好地方。剛才王有國區長談到要發展這一塊。我多次在日本說過,今年我們首先要把整體互補創新的切入口找到,這個切入口是什麽呢?我個人認爲,正是現在當前中美貿易中出現的一些問題,比如芯片,比如說智能制造,比如大家都知道的我們現在的新材料、新工藝,還有我們新的領域,比如說健康養老保險,包括金融體系的開放。所有這些都表明,日本在這塊,不僅有貨物貿易,有實體經濟,而且服務的更好。我希望在創新這一塊有其他的合作。

  昨天,騰訊讓我講整個全球的科技,我可以告訴大家,根據近2000年來的科技轉移,全球科技的中心轉移每一百年是11次,而這100年跟各國在全球的地位轉移分不開,最早是英國、意大利,後來也到了法國,自選商戶pos機包括日本,最後到美國。美國從上世紀40年代開始到現在已經80年了,有人問我,新的一百年下一個整體的科技中心、全球科技創新中心在哪?我毫不客氣地跟他說在中國。我也相信這個中國以後會在北京。希望我們大興的這一塊把它做好。這是一個切入點。

  第二個切入點,“一帶一路”。我記得日本有一個很有名的企業,它的英文符號叫IHI,最早兩百年前的日本的重工制造槍炮和軍火的,它的老總到我辦公室,那時候是“一帶一路”四年前,“一帶一路”包不包括日本,我說一定會包括。事實證明我們和日本的第三方合作很好,我們跟日本在第三方合作上面開辟了阿聯酋全球最大的太陽能市場,王宏跟中電投在哈薩克斯坦造了全球最大的鋼鐵煉廠,項目58個,原來是69個,篩選以後58個。“一帶一路”還會有更大的發展。中日發展正在找出一條新的路子,除了“一帶一路”切入點之外,大興這一塊可以作爲“一帶一路”雙方合作切入點的出發點。

  第三個切入點,我認爲就是在當前全球經濟,以RCP,以中日韓自貿區爲切入點,通過大興創新的中日工業園,能不能把中日雙方整體的實體經濟的優勢互補凸顯出來。粵港澳大灣區是我們中心做的課題,亞投行是我們提議的。我們一直在考慮,中日韓的自貿區在山東、遼甯,在工業這一塊怎麽做好起步,大家都看到剛才儀式進行了,雙方下一步要落實這些東西。所

  以實體經濟能不能在未來的時候像剛才楊秘書長講的,我們能夠超過10%,服務貿易超過30%。而我們的投資超過20%,這樣要看我們。所以我認爲,當前我們在中日將迎來經貿合作高潮的時候,我們在這開,我認爲這是一個很好的論壇,是一種思想、理念的交鋒。

  最後,我用我小時候學習德國著名詩人海涅的一句話作爲演講的結束,三年級的時候學德國詩人海涅的一首詩,“思想先于行動,猶如閃電,永遠先于暴雨之前。”謝謝大家。(本文首發钛媒體)